@ 圖 /  陳馨遠 (Andysavings Photography Studio)

@ 文 /  Crystal Huang(規律的流浪者)

 

1549301292.jpg

「你好,請問要掛號嗎?」她輕柔的詢問靠近櫃檯的女孩。

女孩困惑著盯著她瞧,然後左右轉著看看四處的環境,怯懦的說:「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錯地方了…」

她知道眼前這女孩的困惑。

藍色的頭髮、濃長的睫毛、一身藍色系列的彩妝跟衣服,彷彿不經意踏進COSPLAY的世界,她可以瞭解沒有人會認為她是護士。

「恩?」但她仍裝作不知情。

另一個穿著白袍的護士,急急忙忙的跑過來說:「小姐,我們是安心診所沒錯,您今天是什麼問題?」

女孩仍然一臉疑惑的盯著二個護士瞧,然後才緩緩的從包包中拿出健保卡,說:「恩…我經期不太順…」

「好的,有來過嗎?」她仍然面無表情的詢問著。

「沒有,第一次。」

「那請填一下這份表格。」

這一切都很制式的回答,她在這間診所已經待了3年了,所有的工作流程早就倒背如流

其實一開始的她,也是很正常的;正常的淡妝、馬尾、乾乾淨淨的一如普通人。

「請問…」女孩有點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

「請說。」她一邊key in著女孩的健保資料。

「是不是診所有在做活動呢?」

「沒有啦,是她個人的癖好。」旁邊的護士幫忙答腔。

既然有人樂意幫她回答,她也樂得不用再開口,因為她其實很不喜歡說話

當初會選擇做護士,也是因為不必說太多的話。

「那沒有關係嗎?裝扮成這樣?」女孩提出疑惑。

「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醫生不會管我。」她淡淡的解釋。

 但一旁的護士幫忙補充說 : 「還不因為她這一身的裝扮,吸引了不少人來,醫生的荷包滿滿,當然不管他。」

「哦…」

1549301282.jpg

女孩靜靜的坐在候診區,等待屬於她的號碼。

「林小姐,換妳進去了。」她站在問診室前這麼說。

「哦,好。」女孩急急忙忙的站起來。

但女孩仍不由自由的看呆了前眼很特別的護士。

「怎麼了? 有什麼問題嗎?」她淡淡的詢問。

「啊…不,沒有…」女孩發出微小的聲音。

但過了幾秒後,女孩又說:「要做這樣的裝扮,要下很大的決心吧?」

她楞了幾秒。

她歪著頭了一陣子,然後就回答:「從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需要充滿勇氣的。」

女孩又露出了一付困惑的臉。

「出生來到這個世界上,面對未知的人生,妳需要勇氣

  與不認識的人談戀愛,面對一個不知道會不會愛你的人、還需要掏心掏肺,妳需要勇氣

  從這個公司、換到下一公司,面對未知的同事、未知的工作內容,妳需要勇氣

  妳吃一個妳從沒接觸過的食物,為了活下去,妳也需要勇氣。

  就連妳現在,要看一個妳沒接觸過的男醫生,甚至要褪下褲子照射超音波,也需要勇氣」

她轉頭看著女孩:「還需要解釋下去嗎?」

女孩發窘著臉,紅頭頭的搖頭:「我大概瞭解了。」

「那麼,進去看醫生吧。」

她突然覺得今天的自己很奇怪,變得話多了起來。

今天的她,好像有點多愁善感。

1549301284.jpg    

已經年過四十歲,慈祥的男醫生開口:「妹妹,今天是什麼問題啊?」

「我…月經已經二個月沒有來了。」女孩有點害羞的回答。

「這樣啊,最近有性經驗嗎?」醫生一邊key著資料,一邊發問。

「有,但有先買過驗孕棒,沒有懷孕,所以想說再等一個月。」

「這樣啊,妹妹,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再跟護士去驗個尿吧。」醫生轉頭吩咐站在門邊的她。

「好…」

「小姐請跟我來。」她從旁邊的桌子上拿了一個紙杯跟驗孕棒。

  

她害羞的將驗出來的結果,交給女孩。

 「嗯,沒有懷孕,那我們來照照超音波吧。」醫生看著驗孕棒這麼說。

「來,請躺上來。」她指了在一旁的診療床上。

  

她依舊面無表情將女孩的褲子與內褲拉下,低到差點都要曝光的地步。

她記得,她也曾經像女孩一樣,躺在某個床上等待著醫生

不同的差別是,她懷孕了 、 而且她躺著的是手術台。

  

當時候的她沒有跟對方說懷孕的事情

面對一個已經不愛自己的人,如果說出:「我懷孕了」,那就好像在乞求他留下來一樣。

他們在一起,不長不短的三年,她瞭解男人的個性

他不僅僅像風一樣的,吹起她對他的愛戀、心動

也像一陣風一樣,能感受的到存在,卻沒有辦法抓住他。

最後吹不乾的,只有她的眼淚。

  

那個時候的她,腿軟的走出醫院。

回到家癱軟的躺在床上,血仍然不停的從腿中流出,染紅了她為他買的藍色床單

要不是知心的朋友知道她的狀況,在去探望她的時候,發現倒在血泊中的自己

現在,她人生應該早就重新開始了吧。

1549294015.jpg    

「妹妹,妳的子宮有點小哦,以後要懷孕會很辛苦。」

醫生的話將她拉回到現實。

「沒關係啦…」女孩試圖用一種無所謂的口吻說話

「怎麼會沒關係? 子宮是女孩子很重要的地方,未來想要懷孕的話,要記得好好調養。」老醫生略帶斥責的說。

「嗯…」她注意到了女孩子的臉沉了下來。

  

她下意識的摸了摸她的小腹。

那個未來有機會讓她當媽媽的東西,已經不在體內了。

她這輩子沒辦法再生孩子,她覺得是一個懲罰。

懲罰她毫不考慮的就將孩子拿掉,連掙扎跟痛苦著沒有。

因為她不想要留著他的孩子,不想要看到別的孕婦有人陪診、有人呵護、有人悉心照料

而自己卻要一個人、痛苦面對深愛男人的孩子,她辦不到。

她的愛情是自私的,要就全部都要,不要的話她會全部都丟掉。

  

1549301279.jpg  

「那我先幫妳打個催經針,之後找中醫好好的調養身體。」老醫生對女孩這麼說。

女孩點頭了頭,感激的看了醫生一眼。

「妳想打手臂還是,還是屁股?我建議打屁股,藥效會比較快。」她將擠針裡多餘的空氣擠出來,一邊詢問。

女孩猶豫了一下說 :「那…那就屁股好了。」

「那我們布廉後面請。」

  

她將針頭緩緩的插入,女孩悶哼了一聲,頓時間淚就滴了下來。

「是會有點痛,但有會痛到哭嗎?」她難的提出疑問。

「我很不耐痛,只要痛我就會靠哭發洩…」女孩啜泣的說

  

「會有一天,妳會痛到連哭都哭不出來。」她在心底暗暗的這麼回答她。

她也有像女孩子這樣愛哭的時候

當她跟男人吵架的時候,她總是哭哭啼啼的跟他哭著合好

當她覺得男人不懂她的心思的時候,她會難過的掉淚

當男人斥責她的不溫柔或不體貼時,她會委屈的掉眼淚

當他開始對別人溫柔、忘了自己存在的時候,她躲在廁所哭泣

但她從來不在別人面前哭,因為她怕眼淚一掉,別人的同情還有小心翼翼會讓她更累…

  

最後等到他告訴她,有了另一個心動的對象時,她才明白什麼叫痛徹心扉

她這些年來的愛,最後還是沒能將這陣風留下

她開始懷疑自己、懷疑這個世界、懷疑男人

她在每個夜裡反覆的想「為什麼我的愛不能讓他留下?是不是不適合談戀愛?」

「為什麼,有了我卻還要對其他的女孩子心動? 為什麼?」

 她一直想不透、雖然想找很多的答案來回答自己,但卻沒辦法理解「愛情本來就是不能勉強的。」

因為她掏心掏肺的在愛這個男人。

 

「記得回去要多揉一下或者熱敷,幫助藥散出去,不然積著會很容易淤血。」

「好…謝謝。」女孩迅速的將褲子穿起

有時候她覺得,愛情注射給自己的痛苦,也都被揉散在身體裡面。

她的身體充滿著痛苦的藥效,而作用的期限…是一輩子。

1549301288.jpg  

「這裡是你的健保卡跟收據,如果一個禮拜內月經還是沒有來的話,請再回來,我們會再做一次檢查」

「好,謝謝。」女孩乖巧的點了點頭,收下她的健保卡。

 

「護士小姐?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女孩有點遲疑的問。

「恩,請說。」

「妳這個裝扮,每天都要花幾個小時畫啊?」

「恩…快的話大約一、二個小時左右吧。」她回想了一下的說。

「哦…好…」女孩點了點頭。

「還有什麼問題嗎?」她看著女孩。

「不,沒有了…謝謝妳。」

「不會,這是應該的。」

她看著女孩出走診所,外面還有一個人正等著女孩。

女孩笑嘻嘻坐上機車後座,雙手環抱著男孩。

男孩不時的低頭發問女孩剛剛檢查的結果與情況。

二個散發出的甜蜜氛圍,像是剛在一起中的熱戀情侶。

她累的坐在外面的候診區。

她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一口氣回想了太多的事情了,她有點疲倦

1549301291.jpg  

摸了摸臉上的妝,她想起女孩的問題,以及剛剛那二個人所散發出的幸福氛圍

為什麼自己要每天多花一、二個小時來裝扮自己?

說是裝扮,不如說是偽裝吧。

每一個人、每一天,不也都是在偽裝? 不止她吧…

只是她是用特別裝扮來偽裝自己,是希望有人看到她的愛其實不太一樣。

 

當初在戀愛中痛苦的自己,也在裝的自己的愛很大方、很體貼

但裝很痛苦,她希望有個人可以看的到。

 

她看了看診所四周,這裡是她們交往第二年的時候,她找到的新工作

但他卻也一次都沒有來過,因為他覺得這裡是婦產科,一個大男人來不好意思。

她經痛的時候,他也沒有噓寒問暖過一次,她沒有像別的女孩一樣,有男友送來的送可可

沒有男友的上、下班接送,只因為他說:「妳不就在婦產科嗎? 直接問醫生不是能解決問題嗎?」

但她要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要一個能溫暖她心頭的一個動作。

 

即便再怎麼痛,一個關心、一個杯熱可可,就可以滿足她脆弱的心。

很簡單的道理,男人為什麼不懂,也不願意做呢?

 

雖然她在安心診所上班,但挑的男人卻讓她一點也不心安。

今晚,她又哭不出來。

 

但她已經決定下一個,她想要挑一個會讓她心安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ANDYSAVINGS PHOTOGRAPHY STUDIO 安迪思攝影工作室

andysav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