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 / 陳馨遠 (Andysavings Photography Studio)

@ 文 /  Crystal Huang(規律的流浪者)

 

nEO_IMG__DSF5806.jpg      

凌晨1:37分,剛開完一個冗長的會議,她的心思一半以上都不在這個proposa裡

她站在公司的陽台上抽著菸,眺望著這整個城市

原應該閃爍的大樓燈火,早已換上黑暗沉眠

這段夜晚的休息時間,一整天無論好的、壞的事情,通通都會結束在夢裡面

眼前的菸霧飄散在她的眼前,她隱約中好像看到這城市裡燈火通明的時刻,如同她的愛情曾經輝煌的那一瞬間。

所有的車水馬龍吵雜的聲音,都不知不覺消失在這一刻…

 

nEO_IMG__DSF5818.jpg  

 

半夜的高跟鞋??的聲音,搭配著女人疲累後沉重的鼻息,敲響了沉睡的迴廊

雙手不斷的往包裡摸索,物品碰撞在一起的聲音,吵醒了整夜的安靜

她佇立在家門前,猶豫了很久才又將腳踏進屬於她的紅色室內鞋

看著這二雙鞋,她不禁有些莞爾,還記得當初在賣場裡二個人曾經為了這個吵架

她堅持要買精美可愛的室內鞋、而他卻挑上了便宜又耐用的台灣製造。

她悶氣了很久很久,但他也不妥協的生氣著她的不懂事。

二個人的冷戰不過幾個小時,她卻覺得過了一個世紀這麼久。

她淚眼汪汪的跟他道歉,一來為了這二雙便宜的鞋而弄傷了二個人珍貴的愛情實在不划算,二來…

 

她愛這個男人,她不想要跟他冷戰,她用盡了心力在愛這個男人,她不願任何的遺憾跟錯過發生在二個人的身上

那一夜,他們從爭吵中,愛情進一步的昇華

他說:「妳的眼淚滴落在我的心底,我不捨…」

她哭著笑了。

 

nEO_IMG__DSF5867.jpg  

她俐落的脫下西裝外套,悶熱的氣被釋放開。

打開衣櫃,看見衣櫃附設的連身鏡反射著大床。

「穿襯衫的時候很性感。」曾經有次下班回家後,男人慵懶的躺在大床上對她這麼說。

「呵…說什麼啦你。」她害羞的背著男人更衣。

才剛解完襯衫鈕扣準備脫下的時,背後一個溫暖的胸膛環抱著她。

「嗯…裡面也很性感呢。」他從背後抱她,將臉埋裡她的頸肩,嗅聞著她的馨香。

「喂,你的手在幹麻?」她從鏡中看著他的雙手不安份的游移著。

「咦?我的手怎麼自己動了起來?它真是太不乖了,我等一下再來好好教訓它…」邊說著,在吻細細碎碎的落在她的身上。

「不要,我還沒洗澡…」她微微的抵抗著。

「我就愛妳的『原汁原味』…」他深情的這麼說

「哈哈哈哈哈,你是宅男嗎?」他的一番話逗著她大笑

「…………」他沒回答這個問題。

 

那一夜,春光綺旎。

 

nEO_IMG__DSF5890.jpg      

她為了那回憶,挑了一張輕快的爵士樂,她其實不懂,這滿滿櫃上的CD全是男人的收藏。

他要她學著音樂,她笑著說:「只要聽起來開心就是好音樂、只要吃起來好吃就是好食物」

他笑說著:「那我呢?」

她調皮的一笑,沒有回答。

她望向牆上的鐘,已經接近凌晨二點,她肚子餓的受不了,牛奶已經止不住他她的飢餓

最後還是下廚煮了點東西吃。

「喵~」鈴噹聲響起,原本已經入眠的貓咪也因為吵雜的煮飯聲而被吵醒

「妳醒啦?要不要吃點東西?」她將貓咪一起抱進沙發上

夾起碗內的一小塊魚片,準備餵食,卻又想起他說的話

 

「不要餵貓咪吃人類的食物」他斥責著她。

「人類的食物對於寵物來說負擔太大,妳當媽媽的真不注意!」

 

她夾著食物,手停在半空中:「唉啊,我都忘記妳爸爸說妳不能吃了,我等一下給妳吃罐頭,好不好啊?」

「喵~」

「好乖唷~」她笑嘻嘻的將筷子的食物送進自己的嘴裡。

就聽著音樂,搭配碗內仍然熱呼呼的食物,她這一刻突然有點幸福了起來。

快樂,也不過就是一件微小的事情啊…

nEO_IMG__DSF5895.jpg  

這個夜…真的晚了。

好晚、好晚、好晚了…

 

nEO_IMG__DSF5966.jpg  

吃飽的一隻貓以及一個女人,坐在木質的地板上休憩,而她的雙手也忙碌的從未停歇

「吶,小綠,妳說我的這個毛線,從夏天織到冬天,應該可以織成圍巾吧?」她哼著歌。

「喵~」貓咪像是回應她的問題的叫了一聲,之後又轉頭整理自己的毛。

她專注的在織著手上的毛線,想起他曾經二個人的對話。

 

「不要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妳工作很辛苦的。」他拿著剛開拆的dunhill公事包這麼跟她說。

「你也很辛苦啊,不是一樣送我很貴的東西啊~」她看著他幫她佩戴上的tiffany項鍊。

「不一樣,那是因為我疼妳啊。」他抱著她,將她緊緊的抱著。

「我也一樣,我也想疼你。」她回應的擁著他。

「下一次送我,小東西就好,甚至一個卡片我也很感動。」他疼惜的揉揉她的長髮。

「嗯…我知道了。」她嗅著他身上的味道。

那一個晚上,二個人感激著彼此的付出,然後相視而笑。

一起笑著對方的傻傻付出,此時此刻二顆心似乎又更靠近一些了。

 

然後現在的她忙碌的準備著聖誕節的圍巾,當成下一次「小禮物」

希望用僅剩不多的時間,盡量為他多做一些。

「小綠,妳不用陪媽媽哦,妳睏了就要先去睡覺 !」她不忘叮嚀著。

房間中一片寂寞。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伸展了一下因為維持同一個姿勢過久而痠痛的肩膀。

望向默默縮在角落,不知道已經睡著多久的小綠。

她笑了一下。

「小綠,妳真是的…」

 

nEO_IMG__DSF5998.jpg  

她起身收拾滾了一地的毛球,音樂仍然流洩在整個屋子內。

原本想要喝口冰涼的水,卻看見冰箱孤單的躺著最後一罐的啤酒。

除非應酬,否則她很不願意再喝酒。

因為喝酒實在是太辛苦了。

每次喝完酒後,她總是隔天一再的胃痛,甚至吃不下任何的食物,僅以牛奶以及豆漿裏腹。

除此之外,她也很害怕在喝完酒後,她是否會做出什麼失禮的事情。

她總是在酒醉後,又哭又笑的盧了男人好一陣子。

男人總是會生氣的要她下次不要再喝多,即使要喝也希望他在場。「我不希望你對著其他男人撒嬌。」

她在醉意中點點頭,但沒有深刻的記著這件事。

 

有次和朋友出去,她喝多了,一身酒氣味的回家,夾雜著菸味。

一個人自己有點回不了家,由朋友介紹的新朋友攙扶著她,把她帶出店門。

但因為不是男人,所以她沒有辦法撒嬌,倒是新朋友親密的攬著她的腰,並希望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來我家過夜嗎?」打扮斯文的新朋友這麼問道。

「不要!」她嘟起喝醉酒後的紅紅雙頰,原本是想要以生氣嚇退對方,卻沒想被對方誤以為是欲拒還迎。

原本對方想要將她強行帶回家,但才剛將她安置在車上後,他的身後傳出一個聲音

「我來帶我女朋友回去的,謝謝你。」男人陰森著一張臉,感受的到他身上的危險氣息。

「啊…我,我也只是看她醉的可以,要將她送回家了。」他結結巴巴的回答著。

 

後來發生什麼事情,她不記得的。

但她看見男人出現後,卻安心的睡著了,因為她知道男人會將她帶回家,雖然之後會生多久的悶氣不知道。

但她知道她只要撒撒嬌、哀求他一下,他就心軟的原諒她了。

結果沒有料到的…男人為了這件事跟她生了一個禮拜的悶氣,她也哭了一個禮拜。

最後仍然是心軟的抱著她:「要不是妳這個小傻瓜,按到通話鍵讓我聽到你們的對話,我趕到現場,妳現在不止讓我生氣啊!」

她哭著跟他道歉,一直說下次再也不會了。

 

現在的她看著在陪她躺在床上的啤酒,感到有點好笑。

她竟也不知不覺將男人的酒給喝完了。

平常只會喝紅酒,今天不知為何的特別想念男人,好像做著跟他一樣的事情,男人就也陪著她了。

「你的啤酒怎麼這麼澀啊?」她望著喝乾的空罐子這麼說。

nEO_IMG__DSF6036.jpg  

她開始有點意識模糊

她躺在床上有點喃喃自語的說著一些話,硬是在睡著發了一封簡訊。

已經醉茫茫的她,忘記打了什麼些字眼,卻也是含著眼淚將最後的文字sned出去。

 

她拉過專屬於他的枕頭,充當著是他陪伴著一起入眠

「有你的味道好安心哦…」她的眼淚著在自己的枕頭上,細細的眼淚就像是沒有關緊的水龍頭

她終於放棄等待男人的回覆。

在睡前,她似乎又聽到了小綠的喵喵叫聲,似乎是在叫她死了這條心吧…

 

她用著殘餘的意識,對著空氣說:「小綠,妳可不可以去幫我求求妳爸爸,求求他原諒我的幼稚、我的任性;

妳可不可以幫媽媽求求情…求求爸爸回到媽媽的身邊。」

 

「我以後…再也不會任性了…」她落下最後一滴淚。

 在遙遠的意識中,她又回到了那一天,因她的任性而造成的錯誤。

她這一輩子最大最大的錯誤…

「對不起…對不起,要不是因為我任性要你過來接我下班,要不是我任性的要你十分鐘要到,你就不會車禍了…」

她明明就看他已經在對街了

明明他已經在對她揮手了

明明他已經要過來了…

為什麼她硬要他過來?為什麼她不要警告他綠燈還沒亮?為什麼她這麼不細心?為什麼她那天還要擺臭臉?

「求求你回來,我再也不會任性了。」她抱緊著還有他味道的枕頭,哭啞著嗓子說。

「我好想你…我想去找你…」

在床頭上的照片,男人那微笑的視線似乎像是落在睡去的女人身上。

剛剛的餐桌上,撒落著因顫抖的手而灑出的安眠藥。

她的手機因收到簡訊而發提醒聲音…

「您的簡訊,已於05:20分被讀取。」

天,微微亮了。

夜晚,下班了。

創作者介紹

ANDYSAVINGS PHOTOGRAPHY STUDIO 安迪思攝影工作室

andysav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